.:. 草榴社区 » 成人文学交流区 » 就这么喜当爹了
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
--> 本页主题: 就这么喜当爹了
东方不拜


级别: 禁止發言 ( 8 )
发帖: 113
威望: 13 點
金钱: 221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9-20


就这么喜当爹了



 大学毕业已经多年了,走入这纷纷扰扰的社会,摸爬滚打也有数载了,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山里度过的,赶着冬休期回到家乡参加高中铁哥们儿的婚礼,在哥们儿的婚礼上遇见了初恋,初恋变得成熟多了,当初因为我的屌丝,她才主动提出了分手,那个时候异地恋很稀有,也很不可靠,对于我这种痴情的雏儿,被她这个情场老手玩儿的团团转。

  我和初恋是高中同学,她是半途转班来的,我对她是一见钟情,我们相处了两年,到了高中毕业才修成正果,走到了一起。大学我们又面临着分开,她留在了省里,而我作为男人,到了外面的世界闯荡,当初借着年轻的冲动,曾经借着学校清明放假,做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回来看望她,结果那次成了诀别,就在我回到学校的第二天,在晚课上,我们和平分手,我没有强留她,手机已经落在了地上,当晚和寝室的哥们儿宿醉了一宿,现在想来,年轻时真是太傻、幼稚、可笑。

  那之后,直至今日,我们在没有见过,也没有通过电话,我也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换没换,手机电话薄中还是保留着她原来的号码,只是备注有老婆改成了X,每到节假日和她的生日,不论是阴历还是阳历,我都会坚持着发短信祝福,但是从里没有接到过回复,就这样坚持到了工作几年后也就不再发了。

  这次参加聚会也是好不容易提前赶回来的,从深山里「潜伏」了多年之久,我原就已经黝黑的肌肤,变得深的透骨,本就不高的身材,但是由于多年的跋山涉水变得更加强壮。工作这么多年也没再找女友,原因很简单,天天面对羚羊、卓玛,一点儿性趣都没有,有些同事喝急了,还是在当地找鸡解决的,抱着宁缺毋滥,再就是那鸡也太····所以就没上。

  普普通通的相貌在在来宾中一点儿也不出奇,由于平常没有买过什么衣服,这次参加婚礼的正装也是和当老师的哥哥借的。在同学们的眼里,当年那个学习不突出,长相不突出,身高不突出的我,在这个功利的世界里,一无是处,甚至连结交的必要都没有。其实那,主要是因为一年都头都在山里工作,工资都在卡里,吃喝拉撒睡都是公费补贴,谁让人家是艰苦专业呢,这么多年摸爬滚打,自己也攒出了一辆车,因为要喝酒,所以我是打的过来的,这么多年每月工资连房子的贷款也还完了,也算是收入稳定,就是常年不在家的小蓝领了。

  因为我那个初恋高中时候和大多数班里人不合,所以从不参加高中的各种聚会,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,那和我这铁哥们儿也算熟识,自然来参加婚礼了,我这哥们儿也知道我这30多岁的光棍儿至今死心眼儿的还念着她,特地安排她来,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前请假回来参加婚礼的原因。

  初恋这里就叫青青吧。

  青青,身材十分匀称,160左右的身高不算很高,是那种娟秀的灵巧类型的,皮肤异常的白皙,有一双小燕子似得大眼睛,嫣红的红唇透着迷人的诱惑。

  她留给人的的印象总是邻家少女,让人不忍亵渎,这么多年她还是没有变。

  酒过叁巡,该走的同学也走了,本来隔着酒桌很远的青青,一点点的挪到了我的近旁,之前我一直不愿意看向她,装作彼此没看见,毕竟曾经有过一段感情,后来走到尽头,谁也没再联系,冷不丁见面不乏尴尬。就在心中还在酒精的冲击下想着要不要先打招呼,青青已经近的快要贴到我的皮肤的,青青看来今天也喝了不少酒,左手举着杯向我敬来「小树,这么多年没见,你还是那么的挫啊!来,喝一杯。」我苦笑一声,举起杯与她一碰,昂头一口干掉,来排解我听了这话的心酸,是啊,要是我当初不是臭屌丝,连屌丝都不如,哪怕是尤冬冬那样的半屌主义也行啊!

  不对啊!我现在已经不是了啊,有车有房,有存款,就是个头矮了点儿呗!

  这年头儿,有钱,你就是侏儒也有人要啊!

  想罢,借着酒劲儿,我也不再自卑,挺直了腰杆回道「青青,这么多年你也没变啊,还是那么卡哇伊」是的,我以前总是这么夸她,现在还是这句话。

  「我还好,毕业后在医院工作,现在升到主任医师了。对了,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?」「我啊!当然还是,屌丝一枚,没人要的主儿」「谁说的啊!听说你们这行儿挣的挺多得,可惜就是长期不在家,也难怪你没有女朋友。」我还是傻乎乎的呵呵一笑,又干了一杯酒。

  青青,这时也有些微醉了,她把自己手上的杯放到桌子上,一只手慢慢的攀上了我的手,两个人的手指重合在一起,我再傻,也知道这是什么信号,做了这么多年的山和尚,一直是五姑娘照顾我,今天终于有了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她飞了,更何况还是久思多年的女神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我借着酒劲儿,拉着青青冲向卫生间方向,两个人都处于激情涌动的情欲刺激下,我生硬的将青青抵死在卫生间的墙上,上下其手,恨恨的吻上她那柔韧的红唇,像蚕宝宝一样柔软,就想吃蜂蜜一样甜美,我们互相抢吸着对方的唾液。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个典型的学傻了的80后憨厚男,两个人除了拉拉手、抱抱外,嘴都没碰过。青青熟练的引导我的舌头轻轻地滑进她那香醇的口腔。她的小花蛇不断的挑逗着我舌面的中心,弄得我在真正女人方面还是处男的金箍棒,像孙大圣的如意定海神定一样,一柱擎天能伸能缩,死死地抵在青青那没有丝丝赘肉的下腹上。青青被我烫的一浪一浪的,鼻子里发出淫靡的呻吟,就在我投入的几乎像野兽一样就要扑到她时,被她轻轻地推开。我那仅存的对她尊敬的理智战胜了我,听她说「我们不能在这里,走去我家吧,离这里不远」想到当初如胶似漆的时候,我曾说过,如果大学毕业后「如果大四毕业后我未娶,你未嫁,你就做我老婆吧」她那时只是回我「只要你那时候还没有变心,我就嫁给你」,就说我先睡了直到今天,我做到了没有变心,所以,我心里理直气壮地该收回我忠诚的报酬,在我众多哥们儿讪笑中,看着我们两走出酒店别看我是雏儿,但是教学片可没少看,呸!那叫没白看,一到了她家,我不顾一切的扑倒她,她刚开始还有些推阻,之后就像木头人一样不做反应了,眼里流着泪,我哪里注意的到,两个人重重的倒在床上,她的床是那么的温香,我不顾一切的撕扯着她的衣物,叁下五除二,我们就双双成了白条鸡,我们仍然在法式长吻,我深深地迷恋着她的舌,想把压抑数年的兽语都发泄到她的嘴上,青青的娇嫩的小手神出鬼没的伸向我的巨物,隔着裤子揉弄着,因为是别人的裤子,毕竟不合身,肿胀的下体顶得我生疼。我离开那诱人的红唇,麻利的褪除一身的二手装备,一条丑陋的大肉虫弹出,第一次面对活生生的女人,整装待发。青青看了我的宝物也一手掩嘴,挡住了自己的惊呼。我学着A片儿上的动作,一只手盘上那不是很大的玉乳,B罩杯左右吧,但是十分的挺翘,另一只手缓缓的探入那女性的原始森林,她的毛发很旺盛,应该是那种性欲很强的女孩儿。

  我的嘴上也不闲着,准确的叼住那一抹嫩红樱桃,舌头画着圈调逗着。她难以抑制的情欲爆发了,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头颅,将我的连死死地压在她的胸乳上,仿佛我就要扎进了她的身体里。她嘴里喊着,快····快····啊!

  我的手指探进了蜜穴,是的,我考虑到在她没有完全的湿润下,我不想急于求成伤害了她,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伸缩旋转,别说,我还真有加藤鹰的天赋,在我的金手指之下,她真的泄身了。我也真没想到她的体质这么敏感而且脆弱,才一次高潮就这么混过去了,我也没有弄醒她,因为在我的探索下,发现了她的秘密,她已经不是处女了。

  不是老子又处女情结,主要是心里在滴血。兄弟们,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,在他那宝贵的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为了一个女子守身如玉,熬到了叁十多岁,而那个女孩儿却成了别人玩烂的破鞋,是啊,人家和你没有关系了,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,那是你自己贱,自作多情,怪不得别人。但是,强大矛盾的心理下,他最后也没有将命根插入她的膣腔。但是,下体涨得难受,又不得不发,所以就将肉棒插入两腿之间,利用肉棒与阴唇的接触和双腿并拢的夹力,增加快感。

  啊!

  一声怒吼,我将腥热的阳精怒洒在青青得的大腿内侧和阴唇上,汨汨的流淌到床上,就想蜜穴中挤出的一样。

  一宿我抱着青青睡去。

 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到我的脸上,我听到身旁有声响,我感觉麻木的手臂一轻,我眯缝着的眼睛看到青青正在坐起来检查阴唇附近的精液,用手指挖了一点儿没有彻底干涸的我的精华伸进嘴里尝了尝,嗯的一声点了点头,有侧身从右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壁纸刀,我当时身子一个机灵,以为她要为我的泄身而刺我,刚想起身,惊讶的看着她竟然刺伤了自己的手指,将溢出的一丝丝的血红涂抹在了自己的阴唇附近和大腿内侧,有吮吸住了伤口,心满意足的躺下,也没有发现我已经醒了。

  这时的青青,起床后感觉下体和双腿十分的酸软,自己也没想到昨晚酒后不争气,竟然先睡了过去,通过身体的疲劳就认定醉后的我一定已经染指了她,有确认了一下她身下的精液,确认无误才实施了早已蓄谋已久的计划。

  这时我的心里,就如同昨晚一样的巨浪滚滚,她,这是为什么,要干什么?

  我没有发作,缓缓的假装刚刚醒来「啊!头好疼,我这是在哪里,诶,青青,你怎么在这里,我们·····我们这是」青青也装作刚刚睡醒,看到身旁的我,睁大了双眼,又看了看被子下赤裸的娇躯,惊叫了一身,哭道:「你·······我,小树。我这是第一次,你看」说着拉开被子,指着被她自己涂上鲜血的阴唇。

  我苦笑道,你听说我是光棍儿,就当个真实傻子了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,何况我射没射进去我自己还不知道吗,原来在这儿等着哥呢!没办法谁让哥愚蠢的喜欢她呢!也没点破。

  「那我们怎么···怎么办啊,要不咱两······」我犹犹豫豫的说着,不断地观察着她的眼神。

  她的眼神透露着喜悦的目光,「那个····那个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,其实自己这么多年了,也挺无助的,当年要是不离开你就好了,现在我后悔了,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实质的关系,那你就娶了我吧!」她说这些话一点没有停顿,显然是熟练的不行的。

  「结婚!额,太快了吧」

  「不快的,你不是早就想娶我了吗!怎么,上了我,就想赖账了不成。」「哪能呢,老婆大人」说着我假势要再次临幸她。却被她无情的推开,斥责要去洗澡。

  事情又过了几天,我们两个天天如胶似漆的在一起,反正我在年假期间,时间有的是,期间我终于想开了,既然在一起了,就更不在乎她伤心的过去了,在一次和朋友们一起出去吃烧烤,青青为送闺蜜,我才和那个多年未见过同桌见面。

  同桌要出国,她又是青青的闺蜜,还来了许多的同学,其中我那最要好的兄弟,偷偷的拉我到角落,劝我「当年她不辞而别,你对现在的她了解吗,你确定要重新和她在一起,我们这帮哥们儿是希望你幸福,不过要是她的话,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,一切都看你自己了」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什么也没说,又回到了正在说笑的青青身旁。

  青青悄悄地告诉我她怀孕了,并且当年的那个手机号,她还为我留着,只有我一个人,以后她要是有急事就用这个号找他。当听到这个消息时,可想而知我是接到了一个多大的绿雷,又大又响。其实早在看到她回来的那一刻,我就想到了她不是处并且喜当爹的可能,想她这么可爱的女孩儿,不可能这么多年没有男人追求她。但是,万万没想到她会设计这样的圈套回到我身边,我想该不该揭穿她,该不该重新接受她,该不该······那天夜里,我真正的拥有了她。

  没有什么惊奇的前戏,因为她刚刚怀孕,我的动作一场轻柔,她也没有阻止我,可能是不想这么快失去我这接油瓶的傻帽吧!我的肉棒一点点的插入那个我梦想了十余年的温热的甬道,动作吃力的前后抽插,虽然没有上过处女,就是这破鞋,插得我也是浑身爽得快要抽了。

  「啊!青青,你的小穴真紧,再夹紧点儿,噢!」「小树,你真强,肏的我好热,来吧,肏死我吧!」鸡巴被青青夹得更紧了,我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,我不住的喘息「不行了,青青,我要射了,我要射穿你的子宫」「射吧,老公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」

  我的小腹一挺,两具肉体死死地相抵,我将贮藏了多年的精华透过那吸力极强子宫颈,悉数射进那娇小的子宫里,打在那个野种附着的温床里。心里透着畸形征服感。我终于占有了她。不管她以前有多少男人,但是她现在被我压在身下,她现在只属于我。

  看着高潮后晕死在大床之上赤裸的青青,精液汨汨的从两腿之间滴落。我不禁兽性大发,扑上去,从背后又插进那充满我精液的肉穴,死命的操起来。

  之后,我们领了证儿,再亲朋好友的祝福下,结为夫妇。我们的女人也在这一年来到我们家。虽然我知道这不是我的亲生女儿,但是,仍然宠溺有加。结婚不久,青青家开始常常不在家,背着我和其他男人鬼混。我装作不知道,只要她在家时属于我的就好,我现在将全部的爱都给了小女儿,照顾她长大成人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TOP Posted:2017-11-13 22:03 | 回楼主
ycpljj117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918
威望: 93 點
金钱: 123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6-03-20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3 22:43 | 回1楼
义乌狼群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625
威望: 63 點
金钱: 625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2-10-03


1024

果然是…
TOP Posted:2017-11-14 06:54 | 回2楼

.:. 草榴社区 -> 成人文学交流区

快速回帖 顶端
内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签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